彩神ll在哪下载

  • <tr id='GE8miH'><strong id='GE8miH'></strong><small id='GE8miH'></small><button id='GE8miH'></button><li id='GE8miH'><noscript id='GE8miH'><big id='GE8miH'></big><dt id='GE8miH'></dt></noscript></li></tr><ol id='GE8miH'><option id='GE8miH'><table id='GE8miH'><blockquote id='GE8miH'><tbody id='GE8miH'></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E8miH'></u><kbd id='GE8miH'><kbd id='GE8miH'></kbd></kbd>

    <code id='GE8miH'><strong id='GE8miH'></strong></code>

    <fieldset id='GE8miH'></fieldset>
          <span id='GE8miH'></span>

              <ins id='GE8miH'></ins>
              <acronym id='GE8miH'><em id='GE8miH'></em><td id='GE8miH'><div id='GE8miH'></div></td></acronym><address id='GE8miH'><big id='GE8miH'><big id='GE8miH'></big><legend id='GE8miH'></legend></big></address>

              <i id='GE8miH'><div id='GE8miH'><ins id='GE8miH'></ins></div></i>
              <i id='GE8miH'></i>
            1. <dl id='GE8miH'></dl>
              1. <blockquote id='GE8miH'><q id='GE8miH'><noscript id='GE8miH'></noscript><dt id='GE8miH'></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E8miH'><i id='GE8miH'></i>
                王德民:願以一生許大慶!

                來源:辦公廳宣傳與政策研究處   發表時間:2021-09-22

                [ 字號  ]

                作者:本報記者 王斯敏 張士英 李苑 鄒蘭斯    來源:《光明日報》(2021年09月21日 01版)

                 

                王德民為化學驅三次采油及油田所需多用途表面活性劑研究付出很大精力。.jpg

                王德民為化學驅三次采油及油田所需多用途表面活性劑研究付出很大精力。資料圖片

                 

                    【奮鬥青春 無悔抉擇13】

                 

                    他是我國石油開采專業首位工程院院士,院士登記表裏這樣評價他的工作:“這些工藝,都是世界上油田開發意義重大、難度最大、工藝最先進的技術”。

                 

                    國際小行星中心將210231號小行星命名為“王德民星”,命名公報中如是介紹他的身份:中國油田分層開采和化學驅油技術奠基人。

                 

                    見到84歲的王德民院士時,他剛動過腿部手術不久,步履還有些遲緩。

                 

                    “不影響工作!”問起手術,他滿不在乎,身姿依然筆挺。

                 

                    “榮譽只代表過去!”說起成績,他輕描淡寫,面龐清臒冷峻。

                 

                    唯有和記者聊起石油,他才滔滔不絕,眉宇間漸漸透出一股俊朗少年之氣。自從23歲來到大慶,他始終在和石油“過招較勁”,也不曾忘記當年立下的誓言:“到大會戰前線去,為國家拿下大油田!”

                 

                “那時常說‘百廢待興’,這些都是最‘待興’的”

                 

                    1960年隆冬,松嫩平原滴水成冰。王德民和幾位工人扛著100多公斤重的絞車,從一口油井挪向另一口。

                 

                    他們要用絞車把測試儀器送到井下。可嚴寒中井口凍死,儀器下不去。

                 

                    怎麽辦?王德民和工人們解開棉襖包住井口,又把冰冷的防噴管抱在懷裏焐熱。等原油化開,儀器下井,嘴唇早已凍紫了。

                 

                    此時,他剛到大慶4個多月。

                 

                    中瑞混血的王德民,生於河北唐山,後舉家遷至北京。自小家境優渥,父親曾任同仁醫院副院長,母親在高校執教。出生5個月,日寇發動“七七事變”。童年時期,戰亂成為他最深痛的記憶,“國家不強大就會被欺淩”的意識,也深深印在他幼小的心裏。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夕,王德民升入匯文中學讀初中。高二那年,學校組建以新中國兵器工業開拓者吳運鐸命名的“吳運鐸班”,品學兼優的他成為其中一員。

                 

                    第一次聽吳運鐸來校作報告,他深受震撼。

                 

                    “題目是《把一切獻給黨》,講了7小時。我和同學們淚流滿面。”王德民把這位“中國保爾·柯察金”的事跡重溫了一遍又一遍,一個信念刻在心中:“到最艱苦的地方去,為祖國獻出一切!”

                 

                    1955年高考後,甲等生王德民揮筆寫下七八個誌願,專業幾乎全是石油、水利、鋼鐵之類。原因很簡單——“那時常說‘百廢待興’,而這些都是最‘待興’的”。

                 

                    北京石油學院錄取了他。當時中國石油極缺,老百姓把汽車用的汽油、點燈用的煤油都稱為“洋油”。西方專家有關“中國貧油”的論斷,像山一樣壓在中國人頭上。

                 

                    五年大學生涯,王德民學到了許多采油科技知識。大三實習,還參加了川中石油會戰。“結果讓人失望。國家寄予很大期望,但這裏很快不出油了。”他說,“我切身體會到,搞石油太難!但越難,越需要有人做,越要靠科學。”

                 

                    畢業前夕,石破天驚的喜訊不期而來:中國最大的油田——大慶油田橫空出世,黨中央國務院批準開展石油大會戰,新中國將“貧油國”的帽子一舉甩進太平洋的日子,為期不遠了!

                 

                    石油學子們欣喜若狂,“大家敲臉盆、唱著歌,喧騰了一整夜”。緊接著,王德民的同學中有一批被派往大慶。隨後,振奮人心的消息不斷傳來:大慶是一片“奮鬥的熱火”,匯聚了王進喜等一大批舍身奮戰的“鐵人”,他們用最短的時間打出一口口新的油井……

                 

                    王德民激動難抑。終於等到畢業,他放棄留校機會,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大慶:“搞石油不去油田,何談報效祖國!”

                 

                “大慶等不得,我也不怕那麽多了”

                 

                    王德民工作後的第一個職務,是油田地質室測壓組實習員。

                 

                    時值大慶“測壓會戰”,目的是弄清數百口生產井的地層壓力。然而,國際通行的測壓法“赫諾法”並不適用,測壓偏差很大。

                 

                    中國得有自己的測壓法!王德民發起攻關。

                 

                    白天工作到晚上七八點,刨兩口飯就開始自學熱傳導數學、水力學、俄文,直到淩晨兩三點;夜裏穿越大片苞谷地去圖書室借書,被敲門聲驚醒的圖書管理員好心提醒他:這片地界晚上有狼……

                 

                    幾個月過去,王德民系統掌握了國外各種測壓法,無數次推演隱隱有了答案。

                 

                    1961年2月14日,除夕夜。油田發給每人半斤白面、一碗肉餡,讓大家包餃子。

                 

                    喜氣洋洋的職工食堂裏,王德民看著手裏的面粉和肉餡,皺起了眉頭。

                 

                    “這不得把大半天‘包’進去?不行!可我也餓啊。”靈機一動,他把面粉搟成兩張“大餅”,捏了兩個特大號“餃子”,煮了半小時,便不顧生熟撈起來吃下肚去,回到宿舍繼續奮筆疾書。

                 

                    靈感,在辭舊迎新之夜沖破最後一道屏障。王德民推導出了中國第一套、世界第三套不穩定試井測壓公式!從此,被命名為“松遼法”的公式在全油田應用,精度比“赫諾法”提高兩倍。

                 

                    其後十余年,王德民接連研制出多層試油、油水井分層測試等工藝,助力大慶油田二次采油趕超世界先進水平。而他的過人膽識,也為人們津津樂道——

                 

                    用直徑2.2毫米的鋼絲替代大型通井機,實現了測試儀器鋼絲化投撈,既經濟,又靈便。

                 

                    研發偏心配產、配水器,解決了同心配產器“取一層須拆所有層”的弊病,配水合格率提高40多個百分點……

                 

                    “特殊年代,每次請戰都冒著‘白專’風險。何況,我還有外國血統。”王德民感慨,“但大慶等不得,我也不怕那麽多了。”

                 

                “相當於又找到了一個大油田”

                 

                    春潮澎湃,改革開放大幕拉開。此時,大慶油田已保持10年穩產高產。

                 

                    怎樣再穩產10年甚至更久?必須開發新儲量。

                 

                    新儲量是有,但開采難度極大——與國外油田一般只有幾個油層不同,大慶油田油層少則80多個,多則140多個,其中1/4是0.2~0.5米的薄油層,國際尚無開采先例。

                 

                    “中國人來開這個先例!”又是一番夜以繼日。兩年後,王德民牽頭研制出“限流壓裂法”,可一次壓開20~30個乃至70個薄油層,使低滲透層變成了可經濟開采的油層。大慶油田地質儲量猛增7億噸,“相當於又找到了一個大油田!”

                 

                    王德民並不滿足。此時的大慶,采收率40%,已到水驅的極限值。他把目光投向世界性難題——化學驅三次采油。

                 

                    很多人勸他慎重,因為國外權威早已斷言:三次采油是“未來技術”,目前無法實現。

                 

                    “不幹怎麽知道呢?就要在‘沒希望’的地方找突破。”王德民研究了美國應用化學驅失敗的大量案例,列出8大類、200多項課題,形成了周密的試驗思路。

                 

                    方案終獲批準。十年艱辛,1996年,聚合物驅油技術在大慶推廣,世界紀錄隨之誕生——中國成為首個實現化學驅三次采油大規模應用的國家;大慶石油采收率近70%,遠超發達國家45%的水平。

                 

                    王德民仍未止步,又率先向四次采油發起進攻。

                 

                    “大慶石油含水量越來越高,采上來100噸液體,98噸都是水。”王德民解釋,“我們開發出同井註采工藝,在井下油水分離,只采石油不采水,成本降幅巨大。”

                 

                    又是十年嘔心瀝血。2020年底,同井註采順利通過驗收。王德民期待著它推廣應用,“引發一場全球老油田復采的大變革”。

                 

                “你說,我能停下來嗎”

                 

                    耳濡目染間,一種熱愛在傳承。

                 

                    王德民的兒子王研,是看著父親伏案工作的背影長大的。那種專註,讓他從小就對石油產生了興趣。大學畢業後,他回到大慶油田,一步步成長為采油二廠總工程師。

                 

                    說起父親,王研最大的感受只有一個字——嚴。“父親不茍言笑,對工作、生活極嚴謹。我兒時難免抱怨,後來走上這條路,才理解他。”

                 

                    科研是父子間最好的交流。同井註采,王研是項目負責人之一,年邁的父親不再常到井邊,但每天的電話雷打不動。“有時一打就是個把小時。小到一個零件的構造,大到整個系統的計算,都不容分毫偏差。”

                 

                    這種嚴,王德民科研團隊成員、東北石油大學教授馬文國感受至深。

                 

                    “王院士從不聽‘左右’‘大概’。”馬文國說,“一次路遇,他問:實驗數據有什麽變化?我說,‘和上次差不多。上次數據好像是,是……’院士脫口而出:‘6.51!你再測幾次,認真分析。’我又佩服,又慚愧。”

                 

                    王德民最嚴厲對待的人,是自己。

                 

                    早年間,相貌堂堂的他卻是出了名的“不修邊幅”:常年一身工作服,臟了沒工夫洗,也沒幾件可換;頭發長得遮住了眼睛,也舍不得花時間理;常年熬夜伏案,鼻梁上架起厚厚的近視鏡片。

                 

                    後來工作愈發繁重,他恨不能“一分鐘掰成兩半用”。為省下燒開水沖泡的時間,索性幹吃奶粉、咖啡粉充饑提神;不慎摔斷腿,住院三天就回崗位;應酬交際極少參加,中午總是自帶面包、水果在辦公室吃,省下去食堂的時間……

                 

                    “他算過,每天工作12小時、每周7天,就是每天8小時、每周5天的2.1倍,相當於把為國家工作30年延長到60多年。”東北石油大學教授吳文祥回憶。

                 

                    由於自小英語流暢、口才出眾,王德民在新中國石油國際交流中被推到前臺,榮獲國際石油學會“三次采油先鋒獎”等諸多獎項,也多次收到出國工作的邀請,而他“根本沒動過這個念頭”。“我的成就都是中國的。”他說,“正因為中國還不富裕,才更需要我。”

                 

                    大慶,是王德民許下一生的地方。退休後,他本可以回到北京,回到從小長大的地方,與哥哥姐姐等親人相伴終老。但他舍不得離開大慶,因為,“哪個城市有這麽好的大油田,讓我隨時去研究?”

                 

                    少年時代,王德民曾在北京市中學生短跑比賽中獲獎。這位昔日的運動健將,如今把科研變成了一場沒有終點的競速跑,拼盡全力,也要跑贏油田的衰老速度。

                 

                    “四次采油、綠色采油,還有一堆事情等著啊!”望著遠處的油田,王德民問記者:“你說,我能停下來嗎?”

                 

                    (本報記者 王斯敏 張士英 李苑 鄒蘭斯)

                 

                    原文:https://epaper.gmw.cn/gmrb/html/2021-09/21/nw.D110000gmrb_20210921_1-01.htm

                版權所有:彩神  網站標識碼:bm50000001  備案號:京ICP備14021735號-3  京公網安備 11010202008133號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冰窖口胡同2號  郵政信箱:北京8068信箱  郵編:100088  工程院位置圖
                電話:8610-59300000  傳真:8610-59300001  郵箱:bgt@cae.cn